ID消九。
胡乱跳坑的九只勺子。
透明。杂食。冷门热衷。画和人都是懒惰者。
文野双首领持续中毒。
 
 

日子无有定准随意向前漂过的时候,有时你甚至会记不清自己究竟何时沉入水中而何时没有。也就是最近,森鸥外好不容易才从福泽谕吉口中撬出这人一直以来都未曾提起过的一件事,那之前福泽罕有地在梦境中陷入了遍布积水的浅滩,端倪自半梦半醒间的只言片语中浮上来,也就由不得前来留宿的森医生不怀疑。而当福泽直言坦白那些幻觉中被水围困的日子多多少少都会与他相关时,得知此事的罪魁祸首从衬衫的最下一颗纽扣上抬起头,难得语塞了一会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抱歉....我不知道您一直都被这种精神疾病困扰。”他假装摆出一副歉意的模样这样说着,在接收了对方的眼刀之后大方承认道,“不过没关系,没有治的必要。”

阁下为此而困扰的模样我还挺喜欢的。

森鸥外眯起眼,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断后路发个预告....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不会写字所以做好要拖好久的准备了orz)想发个文字版AU脑洞,具体是啥容我先保密orz不过不要指望写的好看就是了,就那点字数都快写出精神病了。

02 May 2017
 
评论(4)
 
热度(44)
© 森吉湛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