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吉湛巴

ID消九。
胡乱跳坑的九只勺子。
错字懒汉。
透明。杂食。冷门热衷。

©森吉湛巴
Powered by LOFTER

 ..................

第一目的地到了之后,森给福泽打了个电话,此时森心情愉悦地像个确实无疑的老光棍一样蹲在马路边上撸猫,一树密密匝匝圆片规整的叶子都裹不住的阳光落在他头上沙沙作响,这边厢福泽只听到一声声清浅的猫叫便能想象了,隔靴止痒。

各种意义上的。

“您一定嫌我又扰您清闲。”

“人贵有自知之明。”

“那我就说一句吧,福泽阁下。即使哪天我不再给您发那些照片了,还是麻烦您多看看邮件。”那边应该是挂了免提,又或许是距离遥远的关系,耳朵倒灌进池塘,听得的东西都瓮声瓮气,竟像极了很久前埋在书堆里那一夏的一瞥光景。

“不想听您兴师问罪。”这么说了,也碍于横滨马路上的声音嘈杂,福泽就此挂了电话。

不过当晚森再看他两个的聊天记录,他发过去的东西,有回复的没有回复的,无一例外都“已读”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