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消九。
胡乱跳坑的九只勺子。
透明。杂食。冷门热衷。画和人都是懒惰者。
文野双首领持续中毒。
 
 

恋爱要在晚餐后】

求婚也要在晚餐后】

(翻到以前写的企划的东西www没发过就发上来www)(夜月马戏团企)(无比三俗的东西捂脸)


“抱歉抱歉,”

身后的草地上传来窸窣的脚步声愈近,坐在草地上的知更鸟却并没有回头,只是向一边挪了挪身子,一味沉默着不说话。

“保安室在打牌,我偷偷溜出来的。”说话的人喘着气,明显是跑着过来的。

而在他眼里,眼前的Vivian明显是在生他迟到了的气——明明早就约好的——这件事也的确是无可辩驳了。

“Vivi?大叔坐在Vivi旁边可以么?”声音漆近,男人弯下腰,小心翼翼在知更鸟耳后轻声说着,吐息分明,语气与其说是安抚不如说是在哄小孩似得,让人烦恼却偏偏又气不起来。

“你怎么跟狗一样的?”知更鸟白了一眼凑过来的那张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可怜兮兮的脸,没好气地嘟囔着,嘴角绷不住地终于还是牵出了一抹笑意。下一秒狠狠拉过罗曼,男人胳膊上就这样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

“汪~Vivi吃么?”罗曼毫不介意地揉着胳膊挨着坐在草地上,看上去还挺开心。只见他从身后拿出用帽子兜住的好几个橘子轻轻放在两人中间的草丛中,自己抓了一个剥起来,一边欣欣然学了声半点也不像的狗叫。

知更鸟没做声,只管罗曼一个人絮絮说着。

“这东西据说算是这里的特产了,团长发的,尝尝甜不甜。”橘子剥出来,男人掰出一瓣向女人递去。

纠结了一瞬,知更鸟还是欣欣然张嘴吞掉了它。

“唔,谢谢。”有些口齿不清地,女人皱了皱眉,看到男人一脸满意的表情后又显得有些欲言又止起来。

而男人知道她又有了不一样的心思了。

“你今天...罗曼你戴帽子很丑。”

知更鸟突然转过头,一脸认真的表情盯住男人,罗曼下意识一愣,随后佯作伤感地把第二片橘子送到她嘴边。

“是么,我还以为Vivi会觉得很帅气呢。”

“臭美大叔,我是说,我讨厌帽子。”严肃的表情就此破功,知更鸟好笑地弯起嘴角叼过橘瓣,顺势从罗曼手里拿过橘子,一副‘我自己吃就好了’的表情。

“可如果表演的话就没法避免了啊。”

“......”

“好好我知道啦。”让知更鸟低落起来可是要引火烧身的呢,以后变成狗的次数看来是要减少了才好。

“别戴了。”他听她说,于是他垂下手乖乖回答了。

“好。”

“丑死了。”

“嗯。”

即使不看着她也知道对方现在的笑容一定是美好的,于是他撑着身子抬起眼睛望向天空。如今所在的这个大陆国家的秋季来得比以往要迅速的多,天空上接连垂坠下来的星星点点也比以往这个时候要清楚得多。

多好啊,这种天气,这种气氛,身边和自己仰望着同一片夜空的人。

他希望是这样,一直就这样生活下去就好了。

因为自己就是个任性的人,因为他想做对的事,所以别人的要求,特别是她的,偏偏就没有了不答应的理由。

这应该也是任性的一种表现吧。

所以当Vivi就这样伸过来握住他的手时,他有那么一霎那感觉自己一定是做对了什么的,喜悦不禁浮上脸颊,于是罗曼悄悄反握了回去,对方稍稍挣扎,便任他握住了自己的手。

“已经是秋天了呢。”

“换毛?。”

“想什么呢!”

“开玩笑的。”

两个人就这样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聊着聊着,罗曼突然就安静下来,让身边的人不禁侧头看过来,一脸不解。

“怎么了?”

“Vivi,我最近一直在想,想了挺久,”这个心事蓄谋已久,罗曼觉得也许是时候了也说不定,“今天我决定了,我要向一个女孩子求婚了。”

“哦?”是不置可否的语气。 

“我还没有和她讲呢,真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啊...”

“她....是马戏团里的人吗?”

“当然啦,Vivi你和她很熟哦。”

“我回去了。”短暂的沉默,没等罗曼反应,耳边便响起有些尖锐的叫声,声音不大,身边的男人却着实被吓了一跳,眼看着握住的手也被挣开了,知更鸟站起来,连拍掉身上的草叶都没来得及便转身欲走。

步子没有迈出去,她下一秒就被拉住了,她侧过视线,依旧半跪在地上的男人难得执拗地握住了她的手腕不放,眼睛一瞬不瞬地看定她,眉头微微蹙着,异乎寻常的认真表情,只见他顿了一顿,躲开了她的视线,似乎是有些懊恼地笑着,开了口,“她是个好姑娘哦,善良可爱,是身材高挑的美女啊,虽然性子急了些,脾气也有点大,但笑起来真是特别好看呢。”

手被紧紧握住,男人一边这样说着,一味低着头,语速也变得有些急促。

“唱起歌来声音又好听,这一点在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说实话我就被迷住了,虽然她不喜欢狗,唔她说了还有帽子,但喜欢的东西也很特别.....我...从没把她当做是...鸟...”没有停顿地一口气说完,这才放开手,在确认面前的女人不会再次离开后,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早已准备好了的小铁盒。

“前几天去市场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就买回来了,我觉得她应该会喜欢的吧。”

“会喜欢么?”盒子打开了,罗曼的手却有些抖,试了几次才把那枚金色的圆环从盒子里取出来。

“我知道我也许做了鲁莽的事,即便如此,我还是想问,你可以答应我吗?”捉住垂落在身侧的手,托着过长的手指抬起来,其间并没有遭到抵抗。

顺理成章,像是有风穿过指缝。

亮晶晶的一颗天空一般的湛蓝雕刻成了心形,刚刚好套进指头里。

“蓝色的小姐,不知道今后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为您缝制洋装呢。”就像最初时一样,罗曼轻轻握着她的手,仿若一个少年一般羞涩地笑着,问出了这样几乎毫不相干的问题。

“你想得美。”直到这时他才忐忑地抬起头,刚好窥见知更鸟那双明亮的猫眼石一般的眼睛里盈满了灿烂的星光。







“还以为大叔你要对幼女下手,太混球了,气死我了”

“5555我又没真这么干.......”

02 Nov 2016
 
评论(1)
© 森吉湛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