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消九。
胡乱跳坑的九只勺子。
透明。杂食。冷门热衷。画和人都是懒惰者。
文野双首领持续中毒。
 
 

扯点乱七八糟的闲话,没有任何意义。
最近看到两篇好文。
梦这个题材从来都特别喜欢,梦往往什么都可能发生可以尝试,但是又比现实还富有逻辑性。我喜欢模糊不清的东西,表达含蓄而富有美感的东西。
自己画的东西有时候被说成意识流,我自己也乐得承认但觉得用意识流形容自己的喜好的话就好像又缺点什么,我喜欢隐痛,但是又钟情于好结局,奈何是个只会堆砌形容词的土包子,所以只好想办法用五感里最直观的方式尝试表达。
昨天去饭店吃饭的时候看到店里有很难见到的旧版书,竖式阅读再加上繁体文言,不知道为啥有点开心,于是脱口而出真好啊真好。也许我是有点矫情了,也没什么不好,寡淡了点而已,终归还是有一点味道,就够了。


没存货了也舒坦了,唉。

09 Jul 2017
 
评论
 
热度(2)
© 森吉湛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