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吉湛巴

ID消九。
胡乱跳坑的九只勺子。
错字懒汉。
透明。杂食。冷门热衷。

©森吉湛巴
Powered by LOFTER

(懒汉的,大致只此一张的)旅行日常。


【双首领】【悲喜剧的舞台歌集】全本

赶个好日子发一下一年多前的本,不多说了,食用愉快~

...


------------------------------------------


→ 💗   密码: 9kb4


------------------------------------------

说真的现在lof是不是犯病(第四次打上面的字表示十分不愉悦了)

嗯❤

渡鸦与隼


是的,突然魔女集会趴。

没赶上生日就干脆慢慢画了。


一些无聊的设定:

※世界观里鸟类和人类是混居的,但种族之间因为种族差异而天然存在或多或少的隔阂。

※鸟类幼崽没有翅膀,耳后的绒毛在成年后脱落,取而代之的,翅膀会在成年前逐渐长成适宜飞行的模样。

※值得一提,白色的矛隼(国木田)是在城镇里独自长大的,每年春天,总会有只渡鸦(太宰)以避暑为由从南边来借住在他家中,直到入冬才离开。

※顺便,趴基本上可以和新年贺那张双首领的世界观相连,甚至可以说某种意义上森老师才是魔女(划掉)巫师.............不好意思我打住。

 ..................

第一目的地到了之后,森给福泽打了个电话,此时森心情愉悦地像个确实无疑的老光棍一样蹲在马路边上撸猫,一树密密匝匝圆片规整的叶子都裹不住的阳光落在他头上沙沙作响,这边厢福泽只听到一声声清浅的猫叫便能想象了,隔靴止痒。

各种意义上的。

“您一定嫌我又扰您清闲。”

“人贵有自知之明。”

“那我就说一句吧,福泽阁下。即使哪天我不再给您发那些照片了,还是麻烦您多看看邮件。”那边应该是挂了免提,又或许是距离遥远的关系,耳朵倒灌进池塘,听得的东西都瓮声瓮气,竟像极了很久前埋在书堆里那一夏的一瞥光景。

“不想听您兴师问罪。”这么说了,也碍于横滨马路上...

去年本子里出现过的一个脑洞改了改。

狂草了。

偶见。




让我强行一下。

爱丽丝看见了就行呗(x












挺晚的了应该看不到惹,还是悄悄说一句DZ太太生快。

(躺

摸的按出生顺序排的崽子头像第一波(鬼知道有没有第二波orz

最后一张emmmmmm就是看着很爽而已(x

“来异地恋吗福泽阁下?”“×”

只要他想,即使隔空也还是有本事把社长鼓捣出国的。


——为想画西装社找一万个借口。